document.write('
')
E通科技_电脑知识__手机故障_网络文化_一点就通

E通科技_电脑知识__手机故障_网络文化_一点就通

http://www.etongseo.com

菜单导航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作者: E通科技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11:32:01

  “红色经典”作品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形象,如江姐、许云峰、李向阳、小兵张嘎、阿诗玛、林道静、梁生宝等等,曾经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与成长,塑造了他们的理想与信念。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三家巷》手稿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野火春风斗古城》手稿

手迹中的红色文学时代

《青春之歌》手稿

  在键盘写作的时代,很难想象手写时代一部部经典文学作品的诞生所耗费的心血。不久前,以“初心与手迹”为主题的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红色经典手稿大展”,让我们一睹手写时代的精品,更让我们回望那样一个时代的文学景观。从一行行手写文字中回望那样一个时代,让人着迷与沉思。

  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青春之歌》《上甘岭》《小兵张嘎》《新儿女英雄传》《平原游击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红岩》《保卫延安》《红旗谱》《上海的早晨》《李自成》《创业史》等21部具有文学史价值、历史意义与时代精神高度契合的红色手稿。

  以此次手稿大展为依托,“初心与手迹——中国当代文学红色经典融媒诵读会”以历时近八小时、六省市联动的全媒体直播形式,邀请作家亲属和业界专家的点评、诵读、访谈,展示红色经典手稿及其背后的故事,赋予不老的经典以新的容颜。这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文学馆展览融媒传播跨出的第一步。

  英雄时代的颂歌

  “暗淡的暮色,从远处的山头慢慢移来,低空里压着黑云。忽然,嘶哑的汽笛呜呜长鸣起来……”这是长篇小说《红岩》原稿第一章的开头,手稿上作者的黑色钢笔字迹与编辑删改的红色墨迹清晰可见。

  《红岩》塑造了革命英雄的范式。这本1961年出版的小说,后来更因为改编电影《烈火中永生》于1965年上映影响更为广泛。这部小说的出版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组织生产的一次经典案例,我们今天看到它的两位署名作者是罗广斌和杨益言,他们是重庆解放过程当中的两位幸存者”。

  据悉,这本书最初形成的时候还有另一名作者,三个人一起寻访查找资料也作报告,在作报告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初步的创作过程。罗广斌在作报告讲到小萝卜头的故事时,一次比一次讲得更具体,也一次比一次讲得更生动。1956年,他们三人一起合作出版了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此后,共青团中央和重庆市委希望他们把这部回忆录改编成长篇小说,由罗广斌和杨益言主要负责。创作过程中,有关方面还邀请了各方面人士给他们献计献策。

  到1960年的时候,罗广斌和杨益言又得到一个机会到北京参观相关的各种文物,并且他们读到刚刚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获得了一个思想和理论方面的指导,此后,他们创作出来的第四稿就被认为是面目焕然一新。我们今天看到的《红岩》其实是1961年12月出版的第五稿。

  《红岩》塑造出了众多的经典人物形象,江姐、许云峰、小萝卜头,这些人物形象中一部分有真实的历史原型。小萝卜头这个人物形象的原型是宋振中,出生仅仅8个月就跟随父母一起被带到了渣滓洞“中美合作所”,他在1949年被杀害的时候年仅8岁,是共和国年纪最小的一位烈士。

  《红岩》重印了很多次,印数达到了400万册,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它的总发行量已经达到800万册,是中国当代文学当中发行量最大的一部小说,到现在为止这个记录依然保持着并且还在不断扩大,而且迅速被改编成了歌剧、话剧、电影、戏曲、评书、连环画等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以后再次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一份“2019年 7月非少儿类畅销书排行榜”中,《红岩》赫然在列,这份书榜包括《围城》《活着》《三体》等。

  电影《上甘岭》很多人耳熟能详,那首电影插曲《我的祖国》更是跨越了两个世纪,唱编了大江南北,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这部电影改编于同名中篇小说,原作发表于《解放军文艺》,作者陆柱国,一位解放战争年代成长起来的作家和编剧。《上甘岭》编剧和导演之一林杉在朝鲜战场采访时写道:“在上甘岭山头阵地上,抓起一把土来,就能看到里面夹杂着人体的碎骨……”

  《解放军报》文艺评论版主编傅逸尘评价:无论是歌曲《我的祖国》还是电影《上甘岭》,是通过一种质朴的诗性的表达,通过细节和意向的描摹,传递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还是会为作品所表达出来的爱国主义的激情和英雄主义精神所震撼,这是经典的魅力。

  青春之歌因爱情而悦耳

本文地址:http://www.etongseo.com/pgkj/4978.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